历史沿革
  • 上海市慈善基金会副会长、上海市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、上海市老年基金会顾问的觉醒法师因参与众多社会公益慈善事业,而被评为上海市首位“慈善之星”、当选为全中国百名慈善人物的中国宗教界最年轻中国政协委员。 十多年来,在觉醒法师的住持下,玉佛禅寺在弘法利生、文化交流、寺院管理、慈善事业等方面都有了进一步的提升和发展。

  • 遥遥兮昨日,沪上清流入黄浦;
    浩浩兮今时,玉佛法脉传百年;
    清风徐徐兮,晨钟暮鼓,梵音今唱漫江渚;
    烟香袅袅兮,三宝福田,缭绕飘渺显真源。
    芦蓬宝殿俱为法,持守承传启新篇。籍由如此,宝刹飞檐,经千劫而挺立;芳草竹林,历轮回而益荣。一石一青瓦,成就人间佛教之根基;一叶一莲花,孕育人生佛教之菩提。

  • 上海玉佛寺,肇轫于光绪中叶。有普陀山慧根上人,单丁行脚,历五台、峨嵋,入西藏,出缅甸,请得玉佛大小五尊归。途经沪渎,见此土众生业种炽盛,毒根深固,急当以像教力振拔之。乃奉三尊回普陀,而留坐、卧佛各一尊,发愿募建刹院。苦心劬体,乞食诸方,得江湾地十余亩。 经六年而缔构甫成,师亦顺化。嗣法弟子本照能继先志,躬请藏经。适辛亥政变,寺被占而佛像亦抛掷公园,等诸玩具。

历代方丈
  • 慧根(? - 1900)

    玉佛寺的创建人,首任住持。据庄潞《可成大师传》及叶尔恺《玉佛寺记》记载,慧根原系普陀山僧人,曾单丁行脚,朝礼五台、峨嵋等佛教名山。他经西藏到达缅甸,请得大小玉佛五尊,迎奉回国。途经上海时,留下坐佛、卧佛各一尊。其余三尊运回普陀山。留在上海的两尊玉佛,得盛氏檀越等人发起,于清光绪八年( 1882 ),在张华浜建茅蓬供奉,这是玉佛寺的前身。1900 年,又在当时的江湾车站附近建寺,供奉玉佛。这是最早的玉佛寺。 寺成不久,慧根上人即圆寂。 

  • 本照(? - ?)


    生卒年不详。玉佛寺第二任住持。据叶尔恺所撰《玉佛寺记》称,本照法师为慧根上人嗣法弟子,慧根上人圆寂后,即由其继任住持。他继承师志,勉力守成,曾进京请得藏经(即清《龙藏》)一部,藏于寺内。这部藏经至今仍完好无损,供奉在藏经楼。辛亥革命期间,江湾玉佛寺宇被占(一说被毁),佛像被弃置公园内。本照法师曾为此竭力奔走呼号,最后赍志以没。



  • 宏法(?- 1917)


    玉佛寺第三任住持。原为浙江天目山昭明院僧人,退院来沪。时值本照法师圆寂,乃由 诸山长老推荐继任住持。宏法上人得常州天宁寺冶开及南京香林寺济南等长老之助,多方卫 护,遂将玉佛从公园移至麦根路(今淮安路)赁屋为寺。冶开和尚为近代禅宗名宿,曾在本 寺结七念佛,建念佛道场。一时海上名流,齐集本寺,玉佛寺由此成为著名道场。 1917 年, 宏法上人圆寂。 

  • 可成(1889 - 1932)


    玉佛寺第四任住持。法名大杲,江苏镇江人。清光绪二十七年(1901),年方十二岁,即背着家里,到乡间鹤林寺要求出家,事为父母知晓,极力将其劝导回家。但可成法师不改初衷,仍一再坚持出家。父母见其意志坚决,遂准其于本乡灵鹫寺出家。1905年,在南京宝华山依浩净和尚受具足戒。此后即努力诵读佛教经论,严守戒律仪规,勤于实践修行。1912年春,赴镇江金山江天寺参学,前后五年,历任寺内各种首领要职。后到南京香林寺受法,深得济南、弥修两位老法师器重。1917年秋,宏法法师圆寂,可成受命来沪,继任玉佛寺住持。次年,在冶开、济南等佛门耆宿的帮助下,募得槟榔路(今安远路)地基11.6亩,于1918年开始动工,重新建造玉佛寺,六年乃成,改称为玉佛禅寺。1929年,可成法师与上海、江苏、浙江等地佛教徒共同发起在上海成立中国佛教会,任执行委员,同年六月,被选为上海特别市佛教会执行委员。

  • 远尘(? - 1973)

    玉佛寺第五任住持。法号乘真,江苏泰兴人。自幼出家,18 岁在京口超岸寺受具足戒。 时超岸寺办有玉山佛学社,远尘法师受具足戒后,即在佛学社就学于守培法师座下数年,研习经论。后至金山江天禅寺参学,任该寺首领执事。1932 年秋,奉可成法师之命,至南京香林寺任住持。不久,可成法师病危,急电召其来沪,继任玉佛寺方丈。1942 年 5 月,远尘法师自觉心力衰竭,无力主持全寺事务,故于上海佛学院开学之际,举行了住持交接仪式,由震华法师继任。去位后,仍全力辅助震华法师办好上海佛学院。建国以后,一度出任 玉佛寺梵呗导师,对于寺内各项事务,念念不忘,尽力而为。曾掩关三年,用功修持。 1973 年圆寂于玉佛寺。  

  • 震华(1909 - 1947)


    玉佛寺第六任住持。俗姓唐,名全心,法名乘实,江苏兴化人。早失怙恃,11岁时,投本县圆通庵依怀莲老人披剃为僧。后怀莲老人送其入私塾读书,学文属对,出语常惊侪辈,尤喜古今轶闻,诵读之余,兼画兰竹。1926年春,其师祖金山寺霜亭老和尚见其聪明颖悟,乃召至镇江入超岸寺玉山佛学社,依守培法师研习教典。超岸寺玉山佛学社,为守培法师于1925年秋创办,对佛教在近代的振兴作出了很大贡献。1942年,震华应邀来沪主持上海佛学院,同年5月继任方丈。1943年1月,震华在寺内创编《妙法轮》月刊,同年组织“弘一大师纪念会”。抗战胜利后,为集中精力,专心从事佛学研究,震华辞去了住持职务。1947年病逝于玉佛寺。著作有:《中国佛教人名大辞典》、《僧伽护国史》、《续比丘尼传》、《兴化佛教通志》、《泰县佛教通志》等。


  • 止方(1908 - 1961)


    玉佛寺第七任住持。法名宝生, 祖籍江苏无锡。幼年剃度于沪上虹口之西竺寺。 18 岁 时,赴南京宝华山受具足戒。宝华山为近代律宗祖庭,东南律学重镇。止方法师目击此山律规严净,威仪整肃,方知佛教除应赴经忏之外,出家人还应负起弘宗演教的职责。受具后回到上海,于浦东某一寺院闭关三载,潜心研修,甚获法益。后常随应慈法师学习华严,造诣颇深,且时有资助僧人求学之义举,深受时人敬重。 1945 至 1947 年出任玉佛寺方丈。 

  • 苇一(1905 - 1963)

    玉佛寺第八任住持。又名唯一,字乘三,江苏南通人。11岁时,随狼山准提庵默之上人剃度为僧,习禅学画。1925年,依镇江焦山定慧寺德峻和尚受具足戒,留寺学习净业。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战火迅速燃遍神州,在此民族危亡之际,佛教界爱国僧人亦同全国人民一起,投入如火如荼的民族救亡运动。1938年,南通沦于敌手。在日寇铁蹄淫威下,人们扶老携幼,背井离乡,苇一与同道在石港观音阁组织难民收容所,收容安置失去家园的难民。1939年,他应邀来沪,被推为虹口大圣寺住持。1942年,受聘任上海佛学院图画教师,后历任玉佛寺监院、都监等职。1947年1月接任方丈。前后三年,诚心任事,有志建树。1949年初退隐。1963年4月圆寂。

  • 苇舫(1908 - 1969)


    玉佛寺第九任住持。法名乘原,俗姓朱,江苏东台人。家中世代奉佛,信仰虔诚。1922年,年仅十三岁的他,即投本县福慧寺出家。1926年于南京宝华山受具足戒。曾先后就读于高邮放生寺、常熟兴福寺佛学院、北平柏林寺佛学院。后因辅佐太虚大师整理僧伽制度,入武昌佛学院求学,随侍太虚大师数年。逢太虚大师升座讲经,苇舫法师每为记录。在此期间,他还不惮烦劳地编印《净土宗月刊》。其后曾赴汉藏教理院任教,“七·七事变”后,他主持武昌佛学院,编辑《海潮音》月刊。1940年,随太虚大师出访印度、锡兰(今斯里兰卡)、缅甸等国,宣传我国人民的抗日政策。抗战胜利后,奉太虚大师之命赴武汉恢复武昌佛学院和世界佛学苑图书馆。此后受记于镇江金山江天寺,并住持江西庐山大林寺。1949年3月,任玉佛寺住持。建国后,苇舫法师在修建玉佛寺、促进世界和平方面作出了极大的贡献。历任上海抗美援朝分会佛教支会主任委员、中国佛教协会常务理事、上海市佛教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、上海市第一至第五届人大代表、上海市第三、四届政协委员。参加了《辞海》佛教条目的编写工作。“十年动乱”中,佛教界深受冲击,为使玉佛寺这座沪上名刹安渡险关,苇舫法师耗尽心力,不久颓然而逝。


  • 真禅(1916 - 1995)


      玉佛寺第十任住持。俗姓王,名鹤树,江苏东台人。童真入道,1921年在安丰镇净土庵依净修老和尚出家,法名真禅,字昌悟。1931年在南京宝华山隆昌律寺依德浩和尚受具足戒。先后入东台三昧寺启慧佛学院、镇江焦山定慧寺佛学院、镇江竹林寺佛学院、泰州光孝寺佛学院、上海佛学院、上海圆明讲堂楞严专宗学院、南京中国华严速成师范学院等院校学习,佛学造诣颇深。先后担任镇江竹林寺、苏州狮林寺等名刹住持,以及竹林佛学院院长,桃李遍及欧、美、港、澳、台等地。
      1942年,应其师震华法师之召,来到玉佛寺协助其办理上海佛学院。历任副寺、知客、信众部副主任、监院、寺务处主任等职。1945年至镇江竹林寺受记,为守之、震华、窥谛三法师的法徒。
      “文革”期间,真禅法师与其他五位僧人坚留寺内,以糊纸盒度日,并设法保护了寺庙的建筑和房屋免遭破坏。1979年,当选为上海市佛教协会会长,任玉佛寺住持。此后,他多方筹募资金,整修殿宇,招集僧众,在恢复佛教丛林体制、流通经书法物、开展宗教活动等方面,作出了巨大的贡献。
      1983年,他主持创办上海佛学院,任院长。1988年,受聘为上海儿童福利院名誉院长,并设立“真禅法师残疾儿童福利基金”。同年十月,兼任静安寺住持。1992年11月,兼任河南开封大相国寺住持。1993年10月,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。历任全国政协委员、上海市政协常委、上海海外联谊会理事会理事。真禅法师是一位著名的社会活动家,在任期间,接待、出访不断,为增进世界佛教徒的了解和友谊、宣传宗教信仰自由政策,倾注了大量的心血,发挥了积极的影响。真禅法师在佛学研究方面造诣颇深,除经常主持讲经法会外,还著有《玉佛丈室集》十册、小丛书若干本,另有大量的佛学研究论文在海内外发表。


高僧大德
  • 太虚
  • 虚云
  • 圆瑛
  • 谛闲
  • 应慈
  • 赵朴初
太虚(1889―1947)

浙江崇德人,俗姓张,本名凎森,法名唯心。为民国以来佛教革新运动之倡导者,一生致力于我国传统佛教积弊之改造,倡导佛教革命,为实践佛僧、佛化、佛国之三佛主义而殚精竭虑,虽未能竟愿,然其影响则极为深远。太虚法师还是中国佛学的集大成者,其治学长于融贯统摄,不拘泥于台贤禅净,而卓然成家。他对法相、唯识深有研究,并主张把唯识思想应用于现实社会。主要著述有《真现实论》、《整理僧伽制度论》等。1946年,太虚法师驻锡玉佛寺,以玉佛寺作为他整理中国佛教的基地之一,在寺内创立觉群社,发行《觉群周报》,以宣传其改革佛教的主张。1947年,太虚法师在主持震华法师荼毗仪式时,因悲伤过度,导致旧病复发,示寂于玉佛寺直指轩。


虚云(1840―1959)

湖南汀乡人,俗姓萧,名古岩,字德清。师之禅观、苦行、操守,甚为世人所推,堪称近代中国禅宗代表人物之一。1953年正月,上海玉佛寺举办禅七法会,请其主法。法师每天入堂开示,由月耀、佛源等记录整理,编成《虚云老和尚禅七开示录》出版流通。同年春天,玉佛寺玉佛开光,虚云法师主持开光典礼。

圆瑛(1878―1953)

俗姓吴,名宏悟,号韬光,又号一吼堂主人,福建古田人。法师兼通禅教,尤精楞严,被誉为楞严独步。先后七次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理事长。晚年在上海创建圆明讲堂,并办有楞严专宗学院,桃李遍布海内外。法师的主要著述有《首愣严经讲义》、《大乘起信论讲义》、《一吼堂文集》等近二十种,后来合编成《圆瑛法汇》行世。1952年12月,上海佛教缁素为祝愿世界和平,在玉佛寺启建水陆讲经道场法会,延请近代禅宗耆宿虚云老和尚主法,并有圆瑛、应慈、持松、苇舫等十大法师莅会讲经,历时四十九天,是上海佛教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盛会。建国以后,圆瑛法师担任第一届中国佛教协会会长。

谛闲(1858―1932)

浙江黄岩人,俗姓朱,讳古虚,号卓三。法师毕生辛勤弘法,诲人不倦,教通三藏,学究一乘,为天台泰斗。对中国近代佛教有扶衰起弊之功。且梵行高尚,弟子甚众。一生著述宏丰,有《大佛顶首楞严经序指味疏》、《圆觉经讲义》、《普贤行愿品要疏》、《观经疏钞演义》、《始终心要略解》、《普门品简化义》、《大乘止观速记》、《教观纲宗讲录》、《皇忏随闻录》、《水忏申义疏》等。1931年,法师应邀于玉佛寺开讲《楞严经》、《十六观经》,法缘盛极一时。


应慈(1873―1965)

安徽歙县人,俗姓余,字显亲,自号华严座主。师毕生以弘扬华严为职志,以参禅为心宗,倡刻《华严经》三种译本、《华严五教章》(法藏)、《华严大疏演义钞》(澄观)及《法华》、《楞严》、《楞伽》等诸经疏。他是佛教界一位爱国爱教的高僧,抗战时期,多次拒绝敌伪请他主持法会的要求,其民族气节,为世人所称颂。主要著述有《心经浅说》、《正法眼藏》、《八识规矩颂略解》等。1952年12月,应慈、圆瑛、持松等十大法师在玉佛寺开讲《金刚经》等经典,历时49天。1956年佛诞节,应慈、静权、持松在玉佛寺共讲《华严经》、《药师经》。1957年,应慈法师以85岁高龄在玉佛寺开讲八十卷《华严经》全部,这是法师最后一次弘扬华严宗(后息影潜修,从事著述)。
赵朴初(1907―2000)

1907年11月5日生于安庆,卓越的佛教领袖、杰出的书法家、著名的社会活动家与伟大的爱国主义者。

1938年后,任上海文化界救亡协会理事,中国佛教协会秘书、主任秘书,上海慈联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常委兼收容股主任,上海净业流浪儿童教养院副院长,上海少年村村长。1949年任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总干事,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常委、副主席,亚非团结委员会常委。1980年后,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,中国佛学院院长,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顾问,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主席。

曾任上海市政协委员、常委,上海市人大代表。是第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届全国人大代表。2000年5月21日因病在北京逝世,享年93岁。


大事年表